首页 »

青岛“限行让暴走团”争议激烈!交警称于法有据,光明网评:爱无底线,懒政之嫌

2019/11/9 0:17:07

青岛“限行让暴走团”争议激烈!交警称于法有据,光明网评:爱无底线,懒政之嫌

 

8月25日晚上6点半,青岛交警市南大队的多位民警来到了青岛市八大峡广场东侧的几条马路路口,在这里摆放起了禁止通行的标识。从当晚开始,青岛交警市南大队每天都将对这几条道路进行分时段封闭,禁止机动车行驶,而供市民和几个“暴走团”步行,这样的举措是否合适,引发社会激烈讨论。

  

青岛交警市南大队胶州湾隧道中队中队长纪尚松昨日表示,之所以实施将部分道路进行分时段封闭,供“暴走团”等活动,是经过了多次调研所决定的。

 

青岛交警在为“暴走团”限行的路段执勤

  

闯限行车主或被罚

  

49岁的青岛市民王海鹏就住在八大峡广场附近的小区里,王海鹏告诉记者,八大峡广场附近主要以居民区和机关企业为主,居住环境挺好。每到晚上,大家就会聚集在八大峡广场活动。

  

“从前年开始,陆续出现了‘暴走团’,其实就是健步走团队,或者叫徒步队。大家一开始就在八大峡广场附近活动。”王海鹏说,“但是八大峡广场有一个问题,就是主要的区域都是绿化带,种的花草,而四周供步行路段比较窄,后来‘暴走’的队员多了,就走不开了。另外还有广场舞的活动队,‘暴走团’活动的时候经常会和他们活动的区域冲突,所以后来‘暴走团’就把活动区域转移到附近的几条马路上去了。”

  

经常在这附近参与“暴走”的青岛市民杨先生说,他们选择的都是车比较少的路段,不过还是不能避免遇到机动车,一般情况下队伍都会主动避让,“我今年30多岁,就住在这附近,下班吃完饭过来走一走,大家喊喊口号,还可以交交朋友,感觉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方式。”他说。

  

记者了解到,该区域的分时段限行措施实施后,交警在限行时段会在路口设岗,提醒过往车辆绕行。目前对闯限行路段车辆以教育为主,3天后将对违法车辆给予处罚。

 

道路限行后“暴走团”上路了

  

封闭道路为临海“断头路”车流少

  

青岛交警市南大队胶州湾隧道中队中队长纪尚松表示,之所以实施将八大峡广场附近的部分道路进行分时段封闭,供“暴走团”等活动,是经过了多次调研所决定的。

  

“我们在八大峡社区走访时,一些社区工作人员及居民和我们反映,晚上他们活动时会选择附近一条很少有机动车通行的道路进行。虽然说车很少,但是毕竟还是有车辆偶尔通过的,还是存在安全隐患。”纪尚松说。

  

该中队民警告诉记者,八大峡附近道路平时车流量较少。他们曾经进行过统计,晚上6点半到9点钟的时间段内,“暴走团”经常活动的道路上大概只有大约30辆车经过,而且该路段没有公交车道。

  

“这附近各条道路之间的距离都比较近,只封闭一条,机动车驾驶员还可以从别的道路通行,实际影响不大。”交警表示,“所以我们最终做出了每晚临时封闭道路供‘暴走团’活动的决定。”

  

记者调查后发现,八大峡广场位于青岛市区西部,南侧是大海,交警分时段封闭的几条道路都是临海的“断头路”。

  

“这样的措施肯定不会在交通要道实施,我们选择这几条路也是暂时的措施,以后一旦发现市民行车需求发生变化,也会及时调整。我们是沿海城市,所以存在这样的道路,有可能别的地方无法复制。”青岛交警市南大队一位民警说。

  

“为暴走团让路”引发争议

  

记者了解到,这次青岛交警分别在巫峡路刘家峡路路口、西陵峡路刘家峡路路口、瞿塘峡路巫峡路路口、西陵峡路西陵峡三路路口安装了禁令标志牌,分时段进行道路封闭,涵盖的路段总共约500米。

  

参加“暴走”的市民杨先生说,每晚在该路段附近参加“暴走”的市民大概有千人左右,对大部分参加“暴走”的人来说,这样的措施肯定是一个好消息。“我们以前‘暴走’集合的时间是晚上6点,但是现在改成了晚上6点半,因为道路从6点半左右开始封闭,等临时封闭之后再走更安全。”他说,“这里的机动车道本身使用率就不高,分时段开辟出来供徒步的市民使用,其实也是一种对公共资源的合理利用”。

  

记者了解到,青岛市从五年前左右开始出现“暴走团”,目前已有多支队伍。但很多队伍是在体育场等地进行活动,八大峡广场附近的“暴走团”是受条件限制,才会在马路上“暴走”的。

  

不过,这样的政策也遭到了部分青岛市民的质疑,“道路封闭我会选择其他路段走,只多出个几百米,但是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合规呢?因为有‘暴走团’活动,就应该让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让出自己的路权吗?”

  

青岛交警表示于法有据

  

青岛交警市南大队胶州湾隧道中队的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制定这样的规定,主要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九条,该条内容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采取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遇有大型群众性活动、大范围施工等情况,需要采取限制交通的措施,或者作出与公众的道路交通活动直接有关的决定,应当提前向社会公告。”

  

该中队交警同时表示,做出这样的决定以前,他们还需要向上级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开始具体执行。

 


 

光明网评论员:为保障“暴走团”安全夜间封路,爱无底线?

 

就在江苏南通“暴走团”变身“暴打团”之后,风口浪尖上的“暴走”运动,似乎又在新闻事件中开启了招黑模式:有消息称,8月25日,青岛八大峡广场周边部分路段为保障“暴走团”健身居民安全,开始在夜间施行机动车限行,避免人车混行。当地交警会在限行时段路口设岗,提醒过往车辆绕行,目前对闯限行路段车辆以教育为主,3天后将对违法车辆给予处罚。

 

图片来源:青岛早报

 

封路限行,让路“暴走”。背后的逻辑很简单:一方面,据说每晚6点半至9点前后,八大峡广场有大量健身的市民,6个“暴走团”、4个幼儿轮滑训练班、5个广场舞团体,同时还有许多居民在此休闲纳凉。社区也经常在此处组织文艺活动,参与的居民众多。另一方面,广场沿线有一条夜间车流量不大的车行道,过往车辆不多,但车速较快,给在此处休闲健身的居民带来交通安全隐患。两害相权,倒不如封路健身更合算。

 

如果采访一下民意,估计绝大多数人要为之点赞。地方交警能主动纾解“暴走团”与交通秩序之间的矛盾,也是初心可鉴。不过,如此操作,果真合适吗?

 

第一,公路就是公路,只要是交付使用的,不管车多车少,总是公共交通之路。封路给“暴走团”玩,且不谈车主答应不答应,程序正义经得起拷问吗?须知,效用最大化不代表正义最大化,路权的分配、公平的恪守,难道看的是人数的多寡、声音的强弱?“暴走团”多,就可以封路跑步,是不是意味着爱足球的多,也可以封路踢球?

 

第二,封路这件事,究竟影响多少车主、如何平衡双方利益,“限行”决定在发布之前,有没有组织个例行的行政听证会呢?事关公共利益、事关民生出行,地方交警为“暴走团”充当老好人,依据何在?更叫人唏嘘的是:竖个牌子“每日18:30-21:00,道路临时封闭,车辆请绕行”倒也罢了,3天后还要真枪实弹地对闯限行路段车辆“依法处罚”——那么,常态化的封路“依法”了吗?

 

 

车主缴费纳税,在合法路权上,就算高风亮节好心让渡,亦有选择说不的权力;而地方交警部门只看到浩荡的“暴走团”之民意,却忽略了路权主体的合法权益,如此作为,似有懒政之嫌疑。因为“暴走团”本不该上机动车道,而禁止“暴走团”横冲直闯,恰恰是地方交警部门的职责所在。封路“限行”,倒是天下太平了,交通事故的概率也没了,这种因噎废食的粗蛮做派,虽是对“暴走团”之爱,却活生生将其架在道德与法治的火堆之上。

 

公共治理在“暴走团”等问题上的姿态,当有两个底线:一是不能信奉“人多即民意”“人多即占理”的市侩逻辑,不能因为管制效率或管理方便,就偷桃换李、悖逆规矩;二是调和“暴走团”与周边利益主体之间的矛盾,不能僭越法治底线,更不能拿违规当体恤。此外,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来看,越是大集体运动,越要警惕乌合之众的暴戾心理。

 

今天,中国人均GDP早已超过8000美元,全民健身、老年保健确实成为社会刚需。如何健身、哪里健身,这些现实的问题亦须智慧求解。但,为“暴走团”封路这样的创意,恐怕不仅混淆法治底线、暧昧事件是非,更加剧了各方的对立与失信情绪。总之,“暴走团”不该往马路上引,这个先例一开,麻烦与危险只怕更甚。

 

(本文来源:北京青年报、光明网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